安全管理網

安全意識心得體會

  來源:安全管理網 
評論: 更新日期:2020年03月15日

翻開近一時期的報紙雜志,有關PM2.5(細顆粒物)的報道十分搶眼,令人遺憾的是,絕大多數媒體都把后面的數字2.5寫成了與前面PM同樣大小。眾所周知,H2O(水)、SO2(二氧化硫)等專業符號中的數字2絕對不能寫成和前面的字母一樣大小,但在這些PM2.5的報道中,幾乎無一例外地寫錯了。在近年的媒體刊用稿件中還有諸多類似問題需要注意。

環保新聞現在成了受眾關心的熱門新聞之一,記者在報道時更要注意堅持科學精神,不能“以其昏昏,使人昭昭”,避免出現誤導受眾的情況。

由“專家”引開去

環保新聞報道中離不開相關專家意見,他們的話表明了記者和媒體的傾向。比如在影響范圍較大的大連PX(對二甲苯)事件中,眾多媒體的報道中說有專家稱“國際組織規定PX項目至少應該離城市100公里”,此觀點在網上和關注此事件的人群中影響很廣。2011年8月11日深圳某報在報道PX事件時就說這一觀點來源是“大連理工大學化工學院一位不愿具名的專家說”。針對這一傳言,有名有姓的山東大學化學與化工學院的曹成波教授說,這個說法是空穴來風、查無此事。

后經《人民日報》記者采訪證實,國內外任何法律、法規和標準等規章制度,都沒有這一規定,日本橫濱的PX裝置與居民區僅一路之隔。環保部環境工程評估中心高工周學雙表示,從環境安全角度出發,化工企業與居民區之間應該設置適當的防護距離,距離遠近要看工廠的規模大小,還要看當地的氣象條件等。

再比如,現在人們談癌色變,好多致癌物質都來自于周邊企業的“三廢”排放,遇到這類問題,媒體如何把握報道的“度”呢?

其實,接觸一般的有害物質都有個安全閾值,只要在安全的劑量范圍內就可以。比利時在1999年曾發生過政府集體辭職事件,起因是“有毒雞肉”。1998年,該國在雞飼料中查出致癌物二噁英,雞飼料里有,雞肉和雞蛋里肯定就有,人食用后二噁英在脂肪組織中蓄積,進口該國雞肉的周邊國家就慌了。風波平息后,有科學家計算一下,如果真吃到這種雞,連吃50年,每天吃半只才能得癌癥!

砷是重金屬嗎?

2010年10月15日,《北京青年報》刊登了《本市將開展監測五種重金屬污染》一文。文中說:“本市即將開展對鉛、汞、錫、鉻、砷五種重金屬污染監測工作?!蔽闹邪焉闅w為“重金屬”,其實,這一說法有誤。

砷,舊名“砒”,符號為As,有黃、灰、黑褐三種同素異形體,其中灰色的晶體具有金屬性,但性脆而硬。從元素周期表上來看,砷屬于非金屬,由于其進入生物體內導致的病理及毒性特性和重金屬的性質非常相似,我們把砷當做重金屬或類金屬來看。砷和砷的可溶性化合物都有毒,高純砷可用于半導體和激光技術中。雖然一些砷的晶體具有金屬性,但砷為非金屬,不屬于金屬,更不是重金屬。重金屬一般指相對密度在5以上的金屬,如銅、鎳、鈷、鉛、鋅、錫、鉻、銻和汞等。對人體具有毒性作用的重金屬稱為“重金屬毒物”,如鎘、鉻、鉛、鎳等。重金屬進入環境或生態系統后,會存留、積累和遷移,但不會消失,因此,重金屬污染已成為重要的環境污染問題之一。

如果再細究,記者是非專業人員,發布消息的單位應該是有專業人士把關,不會出現此類較為低級的錯誤。從文中可知此消息的發布單位是北京市衛生局,難道他們也搞錯了?對比10月14日的《京華時報》刊登的《北京市將監測五種重金屬污染》可發現,該文提到這個問題時這樣表述“本市將建立鉛、汞、鉻、鎘、砷五種重金屬及類金屬(以下統稱重金屬)污染監測體系”??磥?,記者在報道此類新聞時,切不可自以為是,刪除原稿中的一些關鍵詞。

污水處理值超標“很正?!?/p>

這幾年,為了降低水體中的COD(化學需氧量)含量,全國各地都在大建城鎮生活污水處理廠,按照一般理解,經過處理后的出水指標必須和設計相一致。但在實際運作中就會產生不一致現象,而且還“很正?!?。

2011年,記者在參加山西省有關部門組織“三晉環保行”活動,在繁峙縣生活污水處理廠,記者了解到該處理廠的設計能力為一級B,這一標準對應的COD指標是50至60,高于此范圍為超標,低于此范圍就為一級A標準。而在記錄表中,記者發現最好的指標竟然有38、46等數字,憑著在書本上學到的知識,本想武斷地認為企業所填報的數字有做假的嫌疑。

但隨行的山西省引黃工程管理局水處理專家郝斌給記者解釋了這一數字產生的科學性。專家說,目前的生活污水處理在消減COD環節一般都采用生物處理法,打個比方說就是微生物把污染物當食物吃掉,水就變干凈了。由于是新建的污水處理廠,實際進水量沒有達到設計時的滿負荷進水量,微生物消化污染物的時間和數量就會增多,出水效果就會比設計標準還干凈。

事后記者感到后怕,如果當時沒有咨詢專家,僅憑書本知識教條地進行報道,看似抓住了運行和管理中的一些問題,但內行一看就知道“報道失實”。

全是“人工林”惹的禍

植樹造林、退耕還林是近年來媒體報道的重點,但在我國南方種植號稱“地下抽水機”的引進樹種桉樹,有專家認為這是西南大旱的原因之一。

桉樹屬于速生林,在一些地方種植,其抽水能力超過保水能力,最典型的是南非,在上世紀五六十年代,在河邊種了一些桉樹、松樹,不僅沒有涵養水源,增加水量,還導致下游來水急劇下降,后來不得不把這些桉樹統統砍掉。

樹栽多了一定會增加雨水嗎?這在特定的情況下是可以的,但在一般的情況下卻未必,因為目前為止沒有證據支持這樣的“定論”。雨水能否增多,和地形、植被、當地氣候、土壤類型等有密切關系,環保新聞報道中不能以偏概全。

個別地方更是在退耕還林中毀掉原始植被,栽上人工林,套取國家補貼,致使水土流失嚴重,雨季形成人為災害。退耕還林如果在原始的植被上種植,包括一些原始的灌木、森林、草地等,肯定要對地表進行清場,這樣對動物、鳥類和其他一些森林資源是一種驅逐,對生物多樣性有很大的破壞。新種植的人工林保持水土的能力非常有限,如果遇到大雨,下游很可能發水。

環保新聞報道中記者一定要謹慎,不要被以上問題帶來的損失蒙住了雙眼,而應該深挖問題產生的原因進行報道。

龍須溝治好了嗎?

大家對北京的龍須溝都很熟悉,新中國成立后,北京首先治理的就是這條當時最大的生活污水排水溝,采用的辦法是明溝改暗溝,加蓋后上面修建了翻身街和向榮街。工程竣工后,老舍創作了話劇《龍須溝》,在這一作品和媒體報道的影響下,北京的大石橋、夕照寺、李廣橋等七處明溝也改為暗溝。

其實,現在回過頭來用環保的眼光看,龍須溝并沒有“治理”,只是污染被遮蓋或者叫污染轉移,污水移出了人們的視線之外,不能代表沒有污水排放。受當時的各種條件所限,這一治理辦法影響了好多城市,在好多地方,治理了一條“龍須溝”,又冒出來好幾條“龍須溝”。究其根源,是沒有考慮到“河流本身是有生命的”這一理念。

2005年松花江水污染事件發生后,環保部疾聲發出了“讓松花江休養生息”的呼吁,其實,應該休養生息的何止是松花江這個“幸運兒”。據了解,出于運輸、取水等方面的考慮,一些化工企業都建在大江大河邊,一個企業出事可能是一條河流的災難。

類似的例子還有很多。工業起步階段,人們會對濃煙彌漫唱贊歌,“這里矗立著多少廠礦的煙囪,濃煙彌漫,告訴人新興的工業是多么發達?!保▍遣崱峨y老泉》),社會發展后,取締煙囪就成了硬任務;改革開放初期,資源型地區“有水快流”盲目發展,破壞了資源環境和生態,引起了沖突無數,經過痛苦抉擇,現在大都“細水長流”科學發展。作為新聞記者,在報道環保新聞時也要以科學精神來采訪寫作,這樣才能經得起時間的考驗。(作者單位:山西日報社)

網友評論 more
創想安科網站簡介會員服務廣告服務業務合作提交需求會員中心在線投稿版權聲明友情鏈接聯系我們
©  安全管理網   
運營單位:北京創想安科科技有限公司
聯系電話:    E-mail:[email protected]
京ICP備18049709號    京公網安備 11010502035057號
今天河南十一选五